潘斌:绿色的洗礼 白色的回归

作者:潘斌 来源: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 发布时间:2009年05月18日
 

潘斌  

  终于挺过了那个酷热的六月,终于踉跄地开始了我今生的“白色之旅”---穿上了我向往的白衣,"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当我步入这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
  绿瓦黄墙---经典的哈医大!这里没有我想象的古楼高墙,没有参天古树,没有大钟,没有廊桥亭榭,但却独具她的清新自然,充满活力和与时俱进的激情和魄力,给我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代,同学们匆匆走在路上,埋头忙于学习,也许医学院校就该是这个样子吧。白色本来就不属于五彩的一种,她孕育着一切色彩!
  刚进大学时候,听过颇令我叹奇的一句话:当今的大学生有学历没能力,有文凭没水平。虽然我并没有太体悟这句话的含义,但身边的颇多实例,已佐证了一切,也真是那么回事。所以在之后的时间里我就告诫自己要拼命地学习,拼命地努力---锻炼自己,展现自己,证明自己!害怕自己不幸坠入所说的“当今大学生”之列。也许我可以说,在大学校园里我每分秒都在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奋斗着,但是那只是也许---也许而已罢了。
  一年多的时光倏忽而过,我从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楞头小子也变成了看淡学校生活的“学长”,仿佛学校的生存规律已经被我摸透了,许多事情也不像我大一时候想象的那样美好,所谓的锻炼成了学长笑弄学弟的一种娱人自娱的形式,呵呵。一年啊,不逃课,不去上网,不去游戏,不去泡吧,可是---我告诫过,我反思过,我挣扎过---我痛心疾首,我竟然拜倒在自己足下!!!我回忆不出那段颓废的岁月,本没有回忆价值!可以痛悔,不可原谅!我想,也许一开始我的方向就错了,一直都是在茫然之中生活,就这样,我堕入了“当今大学生”---之列。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学校的宣传栏上看到了征兵的消息,当时我就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都说军队是最锻炼人的地方,很多男子汉都心驰神往,一辈子能去军队走一回也不算白活啊。带着几分冲动,带着几分执着,还有些许迷茫的我毅然报了名。义无反顾地奔向了我向往,而又未知的强人世界!
  终于,褪去圣洁的白衣,披上了标榜着坚强和神圣的绿装。
  怀着激动的心情和涅磐的冲动,踏上了我的军旅生涯。但是三个月的魔鬼新兵生活很快就把我的激情淹没,超负荷的训练和没头绪的迷茫让我身心俱疲。我偷偷地问自己,我为什么来这里,我还挺得住吗?但是我没有忘记离开学校时同学们含着眼泪对我说的话:“斌,到部队好好干,咱护理系的男生到哪里都不比别人差啥!”所以我咬咬牙,扛过来了。快下班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要么去卫生队去当一个卫生兵,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要么去最最艰苦的班级好好磨练一下自己。可是最后,我没有当上卫生兵,也没能去那最艰苦的地方,而被一个班长挑选到雷达站,成为了全连最幸运的兵,但是那并不是我追求的。
  我并没有因为目标泡汤而泄气,相反我的责任更大了,因为我背后有全连的兄弟看着呢,都指望我取得成绩呢,就因为我有一个很高很高的帽子“大学生”。我感到自己的肩上担子很重,有时候感觉呼吸都不怎么畅通了。然而我亲爱的同学常写信鼓励我,他们都相信我能取得好成绩,我重振信心,我能行!我肯定行!必须的!于是接下来的生活就非常艰苦了---每天连队都把训练时间安排的满满的,抽不出一点空闲时间来。我更特意向连长申请提前2个小时起床,自己去训练场训练。晚上,班里的战友们都睡下的时候,我还一个人到学习室里学习理论,因为我要面对的是比我早好几年进军营的班长们,只有战胜了他们我才能取得成功,我必须胜!因为我是哈医大人!那段时间一直都是我的老师和同学们在背后支持着我,我早已透支的身体还算给我长脸,没有垮掉。那一年很快就过去了,虽然很累,但很充实,是在校园的悠长岁月里感受不到的充实。也就是在那一年,我赢得了我生命中的第一次辉煌,我很自豪,因为我努力了,我的荣誉是背后的我最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们和我一起赢来的。我这样告诉我的同学:用汗水和支持换来的果子真甜。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两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告别了亲如兄弟的战友,走出了热气腾腾的军营。大家一起野外露宿,一起摸爬滚打,一起惊慌失措的紧急集合,手中钢枪的冰凉,床铺,桌椅---恍如昨天!我登上了返乡的火车。火车上,啤酒喝光了!没有声音,隐隐有痛,还有---
  终于,两年啊,过去了。两年后,我又回到了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学校,带着两年的摔打、思考与荣誉,还有战友们临别的祝福,我盼望着昔日的同学能看到今天的我,欢聚一堂,谈笑风生。但,那只是一个梦---幻梦。我一个人站在学校大门前,物是人非,当学弟们从我身边走过,打量着我一身的绿装。恰时,脑海里闪过这样的画面…
  金秋九月,某高校的操场上,整齐列队着我的小兵,他们看起来是那么年轻,那么朝气。我呢,很兴奋,因为能被挑选执行大学生军训的任务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加之我的兵龄又不长,更为少有了。所以我异常兴奋,决定尽我所学去训练他们,做好我教官的本职。然而他们的体质并比不我们军人,强度稍微量大一点的训练他们就吃不消了,再加上有的同学本来身体就有病,结果很多同学在操场上晕倒了。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女孩,她对我说等她成名后就第一个给我签名,当然是有条件的,就是把我的军帽给她戴一下。
  一天,我正在安排大家站军姿的时候,她突然倒下了,我急忙冲过去,这时只见她呼吸急促,她的室友赶忙去扶她,告诉我说她有粉尘性哮喘。我一下子就蒙了,这该做什么?看着同学们期待的眼光,都希望我能有什么救治的方法。可我心头只感到一阵冰凉,虽然天气很炎热。我只好报告了学校领导,叫来了救护车。事后我的心情很低落,很不是滋味,想到自己还是一个学医的,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小兵倒下,却束手无策,自己真的很没有用。虽然那个女孩最后没什么事了,可除了自责我还能做什么呢?我暗暗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回到学校好好学习,绝对不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在我的生命中发生。我保证!
  就这样,我再次坐进了明朗的教室,披上了圣洁的白衣,虽然有的时候感觉不自在,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但是我确定我的血液里还流淌着绿色的痕迹,那种坚定,坚强,坚持会伴随我一生!不抛弃,不放弃!

编辑:陈佳琪 校对:谢明明
责任编辑:罗树新

上一篇:符致德:信念的力量[ 04-16 ] 下一篇:钟悦:让梦想,如你所想[ 06-11 ]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163319
版权所有: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
黑 ICP 备130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