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局解惑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2日
 

医学检验与技术学院  刘德祥

故事发生在许多年前,生化教研室有两位中年男性教师,年长的叫王奎点,年轻的叫戴光烈。年长一些的称年轻一些的为“小弟”,年轻一点的称年长的为“二哥”。

这位小弟非常热爱钻研身边发生的事。有一天,他备课备到酶促反应时,对米氏常数公式推导的来龙去脉不是太清楚。自己不清楚就不能给学生讲,小弟心中有些烦闷。他知道二哥对酶学研究的很透彻,但又不好意思直接去问。他想了想,设了个局。

他来到二哥桌前,亲切称道:“二哥,忙什么呢?休息一会儿,我杀你两盘,这刀很长时间没磨了,恐怕得生锈了。”这位二哥也是个棋迷,俩人的水平基本差不多,有输有赢,但二哥的棋风不是太好,常有悔棋的毛病。二哥一听有人要跟他杀两盘,自是十分高兴,连忙说道,“你个臭棋篓子,还敢说杀我两盘,今天我就把你杀个丢盔弃甲,让你找不着家。来来来,今天我们大战800回合,不分胜负,不许回家。”其实下棋人谁也不服谁,即使是心理服,嘴巴也不能服。你来我往的下了三盘,今天小弟对对方悔棋不像以往那般“计较”。他们以往经常因为悔棋争得面红耳赤,今天二哥自然下得很是高兴。这时,小弟笑着道“二哥,你对酶学造诣匪浅,但米氏常数的来龙去脉,你明白么?”“这个我不明白,谁明白?”二哥的语气非常自豪。“你什么时候弄明白的,我不信。”小弟说。“你不信?”这位二哥一听,急了,一边说一边拿来纸和笔,推算起米氏常数来。二哥把米氏常数的来龙去脉写的清清楚楚,讲的明明白白。小弟认认真真的听,一句都不落下,心中的迷惑迎刃而解,别提他心里有多高兴了。

二哥讲完后,小弟立即接上,“嗯,你推算的是正确的,没想到你还真会啊!”。“什么叫我还真会,你不服?”二哥说道。“就是不服你。”“不服接着战!”二哥说道。小弟说“今天不能奉陪,有时间咱们明天再战吧,先回家吃饭吧!”然后一溜烟就不见了,回去继续备课了。

编辑:刘睿琦

孙晓阳

校对:张哲舒

责任编辑:罗树新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163319
版权所有: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
黑 ICP 备130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