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搬家记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30日
 

图书馆 闫静怡

20057月,我大学毕业来到建设中的大庆校区。当时,图书馆大楼还未建好,领导让我在寝室办公,随时等候命令。我下午三点到晚上九点要在A楼二楼的大厅布展杂志供读者阅览,下班前要把杂志收纳到档案柜中,每天这样周而复始。当时的我对未来的工作环境、工作性质和发展方向一片茫然……

20059月,我参与了图书馆的第一次搬迁。在大庆的八位馆员负责接收并安置从鸡西货运过来的全部“家当”,其中包括二十多万册图书、几百张座椅、近千节书架……男馆员负责卸车,女馆员负责搬运。不曾干过重活的我一次只能搬动两三片铁质书架挡板。每天看着两三辆装的满满的货运车,真是干着急。后来,我看到几位刚刚从鸡西随学校搬迁过来的同事,在休息的时候偷偷掉流泪。当时我并不是很懂她们的眼泪,直到我成为了母亲才体会到当时她们背井离乡、夫妻两地分居、思念亲人尤其是思念孩子的心情。即便困难重重,我们还是坚持把每天运过来的“家当”妥善安置在解剖学馆的大厅。当最后一张桌子被放进大厅的时候,我觉得完成了工作中的第一次不可能!

20069月,新图书馆楼建成,我参与了图书馆的第二次搬迁。当时电梯还没有投入使用,图书、书架等全靠人力搬运。但今天回想当时,留下的唯有飘荡在阅览室的笑声。我记得,我们把几百袋图书放在阅览室的东面,由两位馆员开袋分编。女馆员负责按类运输到西面,男馆员负责装卸。当平板车空放回来的时候,我会推着扶手,一脚踩在平板车上,一脚蹬地,像滑滑板一样快速前行。有时候,我们会坐在平板车上,让其他馆员推着板车走,我们一边前进一边开心地大笑。现在想起来,他们一定是心疼刚刚入职不久的我,希望用这种方式减轻我的疲劳。很快,第二次搬迁圆满结束。我记得那时每个人脸上的笑容,记得每一位馆员对我的关爱。

20062016年,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空间调整。如今,47万余册纸质图书从回溯建库到盘点馆藏到分库调整,每本书我都至少过手5次以上。由于经费的问题,图书馆的桌椅“四世同堂”。但我们不允许一个阅览室或是自习区的不协调影响读者阅览、自习的心境。所以,在每一批家具和设备到馆后,我们都要调整每个区域的布置。在此期间发生了很多很多感人的故事。有一次,我们要把三楼的几十张二百多斤重的桌子运到六楼去,男馆员负责搬上楼梯,女馆员负责楼层平移。那时,刘伟东老师起身抬桌子时,腰脱突然犯了。一动不能动的他被大家抬到大阅览桌上,而他却告诉大家:“别耽误干活,我心里有数,没多大事 。”当他看到同在学校工作的妻子来到图书馆时,还笑着说“你来干啥?我没事。”……就这样,我们像小蚂蚁一样,搬搬停停,完成了那次的设备调整。每次调整都让我们这个大环境更加赏心悦目,让我们这个大家庭更加亲密无间。

20176月,这是目前为止,我经历的最后一次搬迁。学校划拨了一百多万元的经费对图书馆进行装修改造。说实话,我们大家都很兴奋,就像自己的家要重新装修一样。领导要求放暑假前必须完成所有家具的搬移和调整。我们把需要装修的八个阅览空间的桌椅搬运到走廊,把珍贵的书籍放到防护区保存起来。虽说搬家这件事,我们已经轻车熟路,但十多年过去了,图书馆50岁以上的老馆员已经超过6人,有腰脱的馆员就超过了5人。可时间紧任务重,有很多工作都要在实践中慢慢调整。这个时候,唯有图书馆人自己能够完成这个任务!我们在搬运中get到很多技能,如可以协调使用两个平板车来搬运大型家具。我们还发明了一些工具,比如说能够搬运小型家具的自制滑板。我们笑称在家柔弱的女子在馆里变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在家儿孙成群的老人,在馆里还正值壮年。55岁的王凤荣,春天的时候右手骨折,不但一天班都未耽误还用左手同大家一起抬桌子;54岁的姜玉清,每次搬运都积极肯干,直到有一次看到她疼得直甩手,我们才知道她有极为严重的肩周炎。当我看到很多馆员白服下面都带了护腰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是有多么幸运,毕业后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可以与这群可爱、可敬的图书馆人在一起......

噢!看来我记错了,最后一次搬家应该是2017年的9月份。当我们把所有“家当”都重新调整复位时,我看到一个个忙碌的馆员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这笑容中带着自豪、带着期许、带着满足。也许,我们还会有无数次搬家,但我们并不畏惧。因为每次搬家都会让我们共同努力建设的精神家园更加团结、更加强大!

编辑:刘睿琦

孙晓阳

校对:张哲舒

责任编辑:罗树新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163319
版权所有: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
黑 ICP 备130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