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难忘的集体生活

作者:李洪军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5日
 

李洪军

时间的脚步真快,弹指间自己在学校工作已有三十五个年头,从一个年轻稚嫩的单身小青年,到如今已是时常离不开放大镜的老同志。常听说,人之将老,习惯怀旧,时不时情不自禁回首过去,往事历历在目,通过记忆长廊又重现眼前。因为多年的尘封,就愈发像酒一样,每每想起,依然是别有味道。

我是1984年毕业分配到学校工作的,因为家在外区,所以住进了学校职工宿舍——拐把楼,开始了我工作后人生最难忘的第一段集体生活。那是国家恢复高考后刚有毕业生的年代,学校每年都要接收大批各专业的大中专应届毕业生,这是一个怀揣梦想,充满朝气的群体。楼很小,住的人很多,一层住的全部是快乐的单身汉,二层住的是公主仙女团,人气超旺。

平日里,大家各自忙工作和学习,晚饭后不约而同地齐聚在空间狭小的收发室观看《新闻联播》,发表观感,侃侃见闻,你一言我一语,总有跳跃思维引人捧腹大笑。

每逢元旦迎新时刻,好多人也因工作无暇回家,拐把楼自然是我们共有的家。有人提出大家自己动手包饺子,此言一出,一呼百应,买肉买菜,买油买面,费用均摊。条件艰苦简陋,没有面案,写字桌擦净代替,没有面盆,洗脸盆涮完上阵。擀的擀,包的包,煮的煮,捞的捞,热火朝天,俨然是一场锅碗瓢盆的交响乐。大家相互祝福,争先恐后借着美酒用击掌的节拍喊上几嗓子,虽然不能和家人团聚,但这个大家庭的兄弟姐妹们也让彼此倍感温暖和开心,这样看似简单的一顿饺子宴,包裹了一群年轻人对校园生活的热爱,每每想起还是令我难以忘怀。

起初大家没事都宅在楼里,随着年龄的增长、家人的催促以及月下老人的关心,陆陆续续有人一改往日行踪。那年月没有手机,没有传呼机,收发室里的那台老式拨号电话开始忙碌起来。平日里不太修边幅的男同胞也没事照起了镜子,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大家推测将要脱“单”了,有时开个玩笑“拷问”一下,基本全都招供。后来,当有室友将对象领过来,就会有人按套路主动借口有事出去,把有限的空间奉献出来,被戏称为懂事的“电灯泡”。 当然,那些镜子使用率低的哥们儿,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羡慕和紧迫感的。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以致这里不乏大龄青年,当时家在远方,爱情诗在书上,收入低,没有住房,到了谈婚论嫁的节点,好多人新事新办,就在单位的会议室举办了集体婚礼。没有车队,没有宴席,他(她)们除了爱情,还有对这所学校一草一木的不舍之情!

几十年过去了,他(她)们当中的好多人先后在职考取了大专、本科学历,有的考取了硕士、博士学位,晋升为教授、副教授,成为业内的带头和领军人物,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发光发热。

前不久,学校成立校史馆征集照片和文物,我翻箱倒柜,找出当年的相册,那些熟悉的面孔依然十分亲切,许多调转的同志至今还保留着联系方式,学校的发展变化他(她)依然默默关注。有更多的人,一直在这所学校工作。巧的是,我的3个室友,一个不少,甚至连部门和职业都一如当初,伴随卫校、医专、大庆校区一路走来,很欣慰和学校共同成长,感恩学校的培养,无悔自己的执著和坚守,作为校区人,我自豪!

 

编辑; 刘彦雯

温宴萱
校对:张哲舒

责任编辑:罗树新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163319
版权所有: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
黑 ICP 备130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