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农场轶事

作者:周兴彦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9日
 

周兴彦

上世纪60—70年代,中国开展了一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和企事业单位建农场的热潮,鸡西煤矿卫生学校于1975年在鸡东县的兴农乡西堡村建了一处农场。自1976年7月开始,学校教职工的30多名子女分批落户农村来到了农场,我也开始了为期八年的下乡——留场——工作的难忘岁月。农场青年和谐相处,在那段经历中得到了锻炼成长。几十年过去,但我对那个年代农场里的很多趣事仍历历在目……

那时,学校的职工和学生都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和劳动锻炼,每年的春耕、夏种、秋收时节都要安排教工和学生到农场劳动,那时农场农作物有小麦、大豆、玉米、水稻等等,又养着猪马牛羊。

有一年春耕时,一百多名师生来到农场,刚下汽车,有人看见一大片麦子,激动地大喊:“哇!好大一片韭菜啊”!看来到农场劳动体验是多么重要。

还有一次在杀羊时,一位内蒙的女同学对我说:“老师不能从羊脖子动刀,这样的话羊血就浪费了,应该从羊胸脯处下刀,手伸到心脏处将动脉拉断,血流在膛内不浪费血”,于是我问道:“你会杀吗?”这位女同学就用她的方法把羊杀了,我顿时觉得她好厉害,看来生活经验很重要。这羊是准备第二天早上给师生做羊汤的,结果因炊事员把羊肉放在食堂,当晚食堂的里门没关好,让狼叼走了!第二天又杀了一只羊才让师生喝上了羊汤。那时候,农场附近的生态环境非常好,人与野生动物“和谐共生”,我们亲眼看到的野生动物有野猪、狼、狐狸、鹿、狍子、野鸡等等,也品尝到过野味,那就是个鲜……

还记得有一年夏天,一匹白马因脚受伤不能再干活了,当时的汪场长说杀了按800元钱卖给食堂吧(当时我分管食堂工作),我一算农场青年加上农工一起40多人,一人一月工资23元,这马肉得需要大家几个月工资啊!我心里暗想:现在是三伏天,你这马肉也挺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跟汪场长说:“我问过大家了,大家都说不吃白马肉,怕得病!”到了下午,场长说:“400块钱给你们食堂”,我依旧说不要,做完大家不吃食堂赔不起!临近傍晚,场长又说不要钱了白给你们吃吧。我让食堂做好按五角钱一份卖给大家,每个人吃得狼吞虎咽,那顿饭大家吃得很香!当领导的要多想民众的疾苦,民众才会拥护你。

那时在农场的青年、学生也做了一些有趣耿直的“傻事、笨事”。例如:农场伙食不好,放牛青年有意将牛赶到黄豆地里让牛吃黄豆,之后喂盐水把牛胀死吃肉;秋季给职工分土豆时,给品德不好的职工土豆袋子里放几锹土;土豆大丰收,学生在捡土豆时因土豆太多捡得太累,就用脚划土盖上…等等。

我还想说一下农场养的几只可爱的小狗,其中一只叫虎子的狗那真是看家护院的好手。说起来也真奇怪,凡是学校去的职工学生几百人这几只狗都不咬,只要是东堡的农民经过农场,这几只狗一定要大声叫并扑上去咬。有一次青年上山干活,虎子也跟着去了,后来回来嘴里叼着一只山兔,我拍拍虎子说:“吐出来”,虎子就乖乖地吐出来,那些小青年把山兔炖着吃了。

那个时代的青年思想单纯,一心劳作,在农场打了深井,建了办公住宿用房,购机械,开垦了近百垧土地,种植了三万多棵松树苗,那些年从春种到秋收,大家干得热火朝天,每年年底,教职员工都能分上一些白面、豆油、猪、牛、羊肉,还有土豆、白菜等纯正的绿色食品作为福利,改善生活。很多人为农场的建设发展贡献了力量,在他们的记忆中农场的生活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后来因为形势的转变学校将农场兑换了出去,这真是学校的一大损失。

在那段蹉跎岁月里,知识青年从城市来到了边远乡村、山区奉献了青春,为农村建设贡献智慧力量,是可歌可泣的一代,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后来人应该了解这段历史,更应该给予这些已到花甲之年的当年的“知识青年”更充分的认可。

窗体顶端

编辑:侯新叶

李明华

校对:张哲舒

责任编辑:罗树新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163319
版权所有: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
黑 ICP 备130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