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思有树

作者:宋玥洁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5日
 

宋玥洁

浓浓的秋意袭来,不觉又是晚秋时节。走在图书馆西侧的人行道上,更是“一夜清霜,染尽湖边树。”仔细想来,满满的秋景,满满的回忆,很大一部分来自校园里这些“不起眼”的树。

古人说:“非其地而树之,不生也。”据说2004年迁校之初,校区所覆之地远非沃土,这片盐碱地上不但树木全无,而且几乎寸草不生。但是在接下来的三个春天,执着的校区师生在校园内外亲手栽种了很多杨树和柳树。大家先是选定和测量位置,然后平整土地,为每一棵树苗挖一个一米见方的深坑,在风大得出了名的大庆,人工挖坑植树并非易事,加上又要从宿舍楼拎水浇树,又要为新栽的小树支起防风撑杆,无论是对刚刚入学的学生们还是对初来乍到的教职员工都很有挑战。与寻常的植树过程不同的是,由于盐碱地的自然条件不适合树木生长,栽种树木的存活率并不高,这就是为什么迁校之初年年春天都要植树,每一次都提心吊胆地期待小树苗顺利扎根校区。

接下来的几年间,在师生园丁的精心照料下,这些小树慢慢变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虽说未成活者有之,风摧夭折者有之,然而我们一直在坚持树苗死了再种,枝干断了重植。主楼前面的草皮也一样,铺了一次又一次才变得绿草如茵。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我们哈医大大庆校区从狂风怒号的不毛之地变成了花园式的生态校园:杨柳依依,碧草连天,苇花摇曳,湖光潋滟……

十多年的春秋流转,当年大家手植的杨柳现已生机勃勃,苍翠挺拔。我们工作在这校园,每天来来往往穿梭其中,很可能并未感受到它们巨大的变化。但是已经毕业的同学们每每重回母校,就会饶有兴致地去找寻自己当年亲手栽植的那棵树,然后连连感叹:我的小树苗都已经这么高啦!是啊,每次带以往的学生重游校园的时候,我的内心也感慨万千:虽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然而除了让时光慢慢走过之外,我们所做的不光是等待成长。这些小树苗之所以扎根校区,不惧风雨,就是因为师生们不厌其烦地反复栽种、改良土壤、施肥浇水。

我们对学生的教育也是一样,他们的进步不会在一朝一夕之间显而易见,但多年之后我们再回首,同学们已经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登高望远。我想,学生之所以成长成才,立足社会,必定离不开老师们的谆谆教诲、循循诱导、无私奉献。明朝思想家王阳明说:“种树者必培其根,种德者必养其心。”我们植树的过程正是这样,当初注重培养树苗发达的根系,才有了如今的绿树成荫,亭亭如盖。我们对学生的教育也深得植树之法,从教育的本质出发,遵循教学规律,满怀师者匠心、医者仁心,于最根本之处着手,传道授业,教书育人,一代一代医护人才在老师们春风化雨的教导下成长起来,离开校园,开始职业生涯,但母校永远是他们深厚的根基所在,不竭的动力之源,永远的心灵港湾。

非洲女作家Dambisa Moyo 在她《Dead Aid》一书中如是说:“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在十年前,其次是现在。”很多人感叹自己错过了十年前,所以要把握好现在。而我们校区人却很幸运,我们一直都在牢牢把握着现在,从容不迫,不疾不徐,让每一个缓缓流淌的当下,都变成未来回首时那个最好的十年前。我们的教育正是如此,永远处在进行时,是点点滴滴默默的付出,是丝丝缕缕热切的期许,是时时刻刻坚定的守望。我们对每一棵树苗都是一样,培育它执着地扎根沃土,扶植它勇敢地触摸苍穹,衷心祝福它的每一个春夏秋冬……

编辑:王思琦

孙晓阳

校对:张哲舒

责任编辑:罗树新

 


地址: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163319
版权所有: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
黑 ICP 备1300143